成年人学习乐器,会不会太晚?| 30岁学长笛的剪辑师自述
来源: | 作者:声音汇 | 发布时间: 1385天前 | 708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大家好,我是Tonelf,一个30岁才开始学长笛的剪辑师。

可能对很多人来说,30岁是一个分水岭,就好像自此之后的人生将被柴米油盐所禁锢,似乎远方真的成为了远方才意味着人生进入了正轨。但在我看来,成年人在经历了无数次崩溃无数次砥砺之后,依然留存的浪漫才敢称之为浪漫。

1997年家里给买了小提琴
经济制约的音乐梦想
我的乐器启蒙自幼开始,小学时接触过小提琴,大学毕业后接触了电钢琴,但都属于自己摸索的野路子,家里并没有条件能够为我的音乐理想聘请一位引路人。 尽管如此,我热爱音乐的火种始终未熄。
小时喜欢听交响乐,但热爱止步于热爱,我从未深入而系统的进入过这个领域。自正式工作以来,剪辑师的日常工作与音乐不断交叠,音乐似乎在以一种非常直接的视觉形象不断的质问我:你的音乐梦想还在吗?

就这样了吗?我对音乐只能远观了吗?这是我每天都在问自己的。
我真的很想学一个乐器,想窥探灵感与创意在剪辑师与乐器演奏师之间的流动。
2017年,我终于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,可以承担这部分的费用了。于是对音乐的乡愁推使我直接就去买了长笛,找了老师,如落叶归根没有丝毫犹豫。(很感谢我的老师,因为对基本功的注重,也让我的基础学习尽量坚实。) 
2019年初老师办的年度汇演,我是唯一的成年学生 
   成年人的浪漫成本   

买长笛的时候,有个卖家说:
“你?还学啥啊?别想了!”
大意是,我已经成年了,学了也没用,比不过从小学的人,这可是童子功。他觉得我不会“成功”,或者直接一点,不会出名,不能用这个来赚钱。或许吧,成年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考虑投入产出比,考虑绩效吧。

可是,千金难买老子乐意。
 
旅行过程中练习长笛辅助工具
在这三年多的长笛学习过程中,我拍了一些视频来记录,包括练习基本功、练习曲,一些小曲子等等。我清楚半路出家的上限,不求出名,更不求以此赚钱(我热爱自己的专业和工作方向,不需要以此扬名立万)。但长期以来视频素材、练习曲目的积累让我的生命有了可以看得到的轨迹。

这种逆行而上、不计成本的浪漫不才是成年人的浪漫吗!
  
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拍摄欧阳娜娜旅行项目 
   “创造性”没有界限   

其实我想学一个乐器,除了热爱之外,我也希望看到它对我剪辑的工作有什么好的影响。我相信“创造性”是没有界限的,她如同流水一般婉转在所有人类建立的领域。尽管至今为止,我还没有完全找到答案,但我相信乔布斯的connecting the dots理论。至少,我又多了一个让我快乐的本领,而且这一本领绝非快餐文化的结果,而是能够不断沉淀、不断延展的艺术。这一本领与我的其它技能终会融为一体,对我的生活,甚至别人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  
我的长笛老师的教室
音乐的价值
在最近吹的几首赞美诗中,不仅我得到了很多平静,也给我的听众带来了平静(虽然人不多吧),我的很多听众甚至重新拾起幼时荒废的长笛或其它乐器,这是我起初无法想象的。我以为我只是在自我维度上实现了价值,但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她的力量不止于此。
或许得益于我的职业,我也拍了很多在路边练习乐器的年长的人们,在我看来,他们比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还要热情洋溢。他们有40多岁的,甚至有60多岁的,70多岁的。
    这些千姿百态却殊途同归的人会让我产生一种自我价值的肯定。
这或许也是音乐对社群动物产生的神秘力量。我相信很多专业学音乐人,如果他们仍然喜欢他们音乐相关的工作,他们会比我更了解,音乐对他们意味着什么。  
最近拍的长笛视频截图

只要热爱,就没有借口
说说我平时是怎么学的吧。因为工作的关系,可能不一定能按规律每周去上课,有时一个多月才能上一次,但是我在家,每周至少有四五天是会练习的。每天一小时左右,时间够就多练,不够就少练,甚至不练。每天哪怕你只练了五分钟,一年下来也有30个小时了不是么?和完全不会的人已经不一样了。如果你不是专业的,其实你的灵活度是更高的。对你来说,也会比较好坚持。 
 
练习笔记 
我最早经营的自媒体是有关旅行方面,后来工作逐渐繁忙,加之疫情影响,旅行自媒体的运营受到了极大的限制,但吹长笛却坚持了下来。所以后来我在B站或其它视频网站上,就基本只发长笛相关的视频了。

所以,一切都不是借口,热爱本身就是最高产出价值。
  
在国外出差拍摄项目之余练习长笛 在这三年半的长笛学习中,虽然也有疲累的时候,但是热爱自始至终都未曾动摇。
我希望能找到音乐的意义,我希望更多人不因世俗的固有观念而远离音乐和乐器。
我希望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大家能在某些时候告别“速成”,可以再慢一点,慢慢地掌握一个乐器,或者一项需要时间沉淀的技能,这种浪漫或许只有经历过的成年人才会心领神会。